小螺号DiDi吹

只有你让我为孤独害臊

矫揉造作:

我不想找97个理由说服你与我恋爱,那样会显得我像个死传销的,会显得我油嘴滑舌,显得我老练得道,显得我饥不择食,于是这样也许会让你多一个不与我恋爱的念头。

事实上你也不是百里挑一。假如不曾与你相识,恐怕这地球还是要继续转个不停,红黄绿灯还是要来回按时交替,我大概还是会在这个时刻——某个没有捏鼻子老人的凌晨两点,确认无误自己对爱情毫无理由的相信。也不是偏偏是你,我仅仅只是觉得,爱倾听的你与爱倾诉的我理性的你与理想主义的我说不定能彼此相爱、为民除害。

我不是什么良家妇女,爱好不太广泛,没事喜欢赖在床上抠脚丫子。你也不是什么英雄好汉,离我的终极梦想差的十万八千零三十米,不得...

标签: 随笔情书爱情

鹰婕Jane:

 

<寻常夜>


与好友相聚。走过山高水远后依然手挽着手看家乡的夜色。

以前如此,现在也是。景致与人看上去并无多大变化。

但我知道,那些孤单无助的路并没有白走。


我们都遇到过猝不及防的伤痛,

不管是喝着酒抱住彼此痛哭,

还是独自在黑暗里摸索一条没有别人告知你的路。

如今我们都向阳生长,

迎着大风,也迎着黑暗。

我们都知道前路凶险,也知姿态应是不畏不惧。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不经意间给予打击或惊喜,

在迥异的际遇里让人去内观与重塑。

你看到一个怎样的世界。

你看到一个怎样的你。


何时会赫然发现自己早已跨过一个坎?

回首之时。

只有等我们真正渡过某个伤痛,

真正渡过一条苍苍茫茫的大河,

才会明了,那仅仅是生命里卑微渺小的曲折。


上天给你的奖赏,

便是你自然而然地承受苦痛之后,

内心从一亩田地修炼成辽阔山野。


身处任何难以接受的打击苦痛,

都要记得,自己在渡一条河。这条河叫做「自在修为」。

河水凶猛,但终有岸。


告别好友后独自归家,

目睹一起交通事故。就只是几米开外的距离。

一瞬而已,生命如此繁盛又如此微渺。

再喧嚣的花火也只是灰飞烟灭止于弹指间。

回过神来想要继续前行,夜色中与一双陌生的眼相对。

深深印在脑海里,他闪着泪花,像是僧人一刹顿悟,快要流下热泪。


能不能让生命简单一点,砍除冗杂和强迫,

仅仅是活得更加自在与从容。


我所祈愿的,不过是你的平安喜乐。



有主题的诗歌

TravelMan:

    想来,今年该会是一个不安分的春节。


    和母亲通电话,二舅癌症越发严重。

    早在一年前二舅就查出来患了癌症,去年夏天专门跑到上海做了手术,手术很成功,当全家以为这件不幸事情的有了还算不错结尾的时候。秋天,复查,医生说,扩散了,就算继续治疗也维持不了多长时间。

每次说到这件事情的时候,母亲总是在电话的那一头梗咽,我在这一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我在等,穿上流浪的鞋子

仓澜:

分手至今足有六个月,我渐渐能从那个万劫不复的夏天回过神来。

这半年间,我常常一个人走路,一个人沉默,一个人流泪,一个人想着此时此刻她正享受曾属于我的爱情。你也会亲昵地称她宝贝,也会安静凝视她的侧脸听她侃侃而谈,也会在她难过失意时以拥抱证明陪伴,也会对她说晚安我爱你。

说分手的是我,后悔不迭的也是我。 为什么她明知道你有女朋友还伸出暧昧的手,为什么你明知道她心怀不轨还张开殷切的怀,为什么我明知道说出口就代表失去还要寻求一时痛快。 你和她,恋爱中的人似乎很有理,你们的爱情收获了祝福和赞颂,单身的我反倒变了周遭人口中的不知好歹狂妄自大。

你们温暖,留我...

我是你的局外人

勇敢的岛屿:

在写下《你在我的世界里》第二天我就想好了这个名字。《我是你的局外人》但是我一直都没想真正的写下它。

手机的记事本里存着这样一段话:“这个世界上有人每天吃掉900克金属,有人可以水下憋气15分零2秒,有人能把17把汤匙同时贴在脸上,有人能一个嗝打了68年,有人可以在嘴里塞进400根吸管,有人可以把自己的指甲留到3.098米,有人在自己的身上穿了453个环和钉。你要我认命这个世界上没有我要找的那个人,不好意思,这个我真不信。”

不记得什么时候看到的了,大概是我认识你的前后。但是从哪里看来的我已经不太记得了。它安静的躺在我的记事本里,我一年到头都不见得打开几次的记事本里...

标签: 随笔文字

自由就是自愿的牢笼

Paloma:

小时候写出一行非常自豪的漂亮钢笔字之后总觉得有错,不管是胶条或涂改带破了相,还是对下一行想写的东西满怀期待,后来觉得这大概是自由。

跟社团出去玩的时候,在零下20度的高原,一个刚分手的女生斜着身子拎起大腿高的箱子一颠一颠从乱石铺地的火车站门口去找摩托的士。晚上大家在一起truth or dare 说到万年不变的感情八卦,一个跟她相识很久的女生问,你还想他么?她毫不犹豫说,不想!可是看见机场对面有家跟前男友名字一样的饭馆也还是毫不犹豫九钻进去顺带骂一句粗口。就在她转身瞥了一眼招牌的时候,我突然就觉得她完全没放下,完全没有。一个月之后有个聚会听说也请了她,就问她要不要参加,结果她说男朋...

标签: 随笔
© 小螺号DiDi吹 | Powered by LOFTER